菜單總覽

傳媒聚焦 | 南方日報專訪徐揚生教授:應為20年后的粵港澳大灣區培養人才

  • 2018.11.01
  • 新聞
首屆本科畢業生近七成赴海外名校深造,港中大(深圳)如何育才?

中國工程院院士、港中大(深圳)校長徐揚生

南方日報記者?朱洪波?攝

?

經過為期一年的開放申請及選拔,今年,牛津大學交流生項目在中國內地共挑選了12名優秀本科生,這其中就包括兩名香港中文大學(深圳)(以下簡稱“港中大(深圳)”)的學生。中國工程院院士、港中大(深圳)校長徐揚生在朋友圈轉發了上述新聞。在這位空間機器人與智能控制專家看來,將學生培養好是大學最重要的事情。他曾說,“如果港中大(深圳)辦得不如港中大,就不需要辦”“教育是良心活”。

?

從2014年3月21日教育部同意正式設立港中大(深圳)算起,這所學校才剛剛建立4年多。首屆271名本科生今年已順利畢業,這批被稱為港中大(深圳)“黃埔一期”的學生交上一份漂亮的“成績單”:近七成畢業生到海外知名高校攻讀研究生,人均收到3個以上世界知名大學的錄取通知書;逾三成畢業生選擇參加工作,超80%留在粵港澳大灣區內,且多數被國內外知名公司錄取,平均年薪達到14萬。

?

“據說國內本科畢業生平均年薪是9萬多元,說明市場對我們的學生比較看好。”徐揚生說。首屆本科生受歡迎,離不開學校“學貫中西、匯通古今、融合文理”的培養理念,“雇主反映我們的學生比較積極、主動、陽光,比較有自信,英文好、比較國際化,而且懂得與人交流、了解中國傳統文化。”

?

如今港中大(深圳)發展強勁,引進4位諾貝爾獎得主等在內的一批國際高水平學者加盟;結合學科發展和國家與地方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需要,建立機器人與智能制造研究院等多個研究院,并不斷“增員”,服務人才培養及城市創新發展;今年,開設了“諾貝爾班”,為有志于攀登世界科學高峰的優秀本科生營造一流的學習和科研環境……

?

“很多人問我,港中大(深圳)的發展,對香港、深圳有什么好處。我說辦校不能這么看,我們應該為20年以后的粵港澳大灣區培養人才。這個大灣區不是香港,也不是深圳,而是一個整體。”徐揚生說。在他看來,大學與城市發展緊密相連,全球一流的城市需要全球一流的大學。深圳一定要有一兩所在全世界能夠“站得住腳”的大學,“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如果能達到,就非常了不起。一個偉大的城市需要至少一兩所偉大的大學,這需要時間的積累。”深圳高校的建設,也一定要考慮20年后的大灣區需要怎樣的人才、需要多少這樣的人才以及如何培養這樣的人才。

?

港中大(深圳)為何能引進包括多位諾獎得主在內的諸多優秀人才加盟?為何只給教授發9個月薪水,其他3個月將他們“趕出去”做科研?為何與中學互動合作頻繁?“諾貝爾班”招生有何標準且培養方案如何與眾不同?港中大(深圳)辦學4年為高校合作辦學帶來什么啟示……日前,徐揚生接受南方日報記者專訪,解答港中大(深圳)快速發展“密碼”,以及他對深圳高等教育發展的一些思考。

采寫:南方日報記者?孫穎???策劃:劉麗

?

談人才培養

大學也應該思考高考改革方向

?

南方日報:港中大(深圳)較早在國內高校中實行“631”綜合評價錄取模式(即高考成績占比60%、大學入學測試占比30%、高中學業成績占比10%)。據您觀察,通過631模式招收的學生與純憑高考成績錄取的學生有何不同?

徐揚生:現在做總結還比較早,因為樣本還比較少。初步調查發現會有點不同,純憑高考成績錄取的學生,讀書稍微強一些,尤其是在專業課上。631模式錄取的學生比較適應語言課程,比較積極主動,在校進步比較快,綜合素質好一點。目前我們主要在廣東、浙江、山東、上海實行631錄取模式,同時在廣東、浙江、山東和上海也有純憑高考進來的學生。

“631”中的“3”,主要考高考沒有考到的東西,比如積極性、主動性、創新思維、反應能力、領導力、與人相處的能力,以及對世界、家庭、個人、未來的觀點和看法等。631模式對考試題目、老師等要求很高,一下子推廣到全國有其困難性。我們正在做很多研究,看看未來應該怎么做。

?

?南方日報:面對高考改革,大學是否也應該作出改變?

?徐揚生:高考改革確實不僅是中學的問題,大學也應該思考,尤其是整個時代在變化,在人工智能時代,到底需要培養怎樣的人才,中學與大學應該共同思考這個問題。要讓中學的教師、校長們明白,真正好的大學、未來的時代,需要怎樣的中學生,怎樣的中學教育是好的,這非常重要。

?

?南方日報:我們注意到港中大(深圳)與中學的互動合作也非常頻繁,這背后有怎樣的考慮和計劃?

?徐揚生:真正懂教育的人明白,這是一定要做的。對港中大(深圳)來說,培養學生是首要的事,而本科生的教育又最重要。本科生一二年級的教育是重中之重。要培養好本科生,首先要知道他們從哪里來。就像煉鋼一樣,你的鋼材在哪里,你要去看看,我就對自己說,我要走100所中學,看看我國中學教育到底怎么樣,這樣心里才有譜,怎么辦大學。

?

深圳四大名高中學生風格各異

?

南方日報:您去過多少所中學,對深圳四大名高中學生有著怎樣的評價?

?徐揚生:到今天為止,我走了全國79所中學,以后還要走。每個中學都不一樣,每個學校的學生風格也不一樣。對深圳而言,你一定要我評價的話,整體來說,我覺得深圳中學的學生比較喜歡挑戰、比較有批判性思維,遇到問題會問為什么要這樣做,會思考和挖掘;深圳實驗學校的學生有很強的自我管理能力,是標準的好學生;深圳外國語學校的學生在我們學校最多,比較適應我們的培養模式,學生的語言能力明顯比其他學校要強;深圳高級中學的學生發展比較全面,學業上分差會相對較大。

?走了這么多中學,發現廣東的基礎教育在這五年進步非常大。師資、校舍條件、生源水平、教育層次多樣性等方面都做得不錯。

?

?

?南方日報:對于很多大學去名中學建優質生源基地,外界也會質疑是提前“掐尖”,對此您怎么看?

?徐揚生:很多大學都會去搶高考狀元,我們不這么做,我自己也不傾向于這么做。因為大學所追求的應該是大學生在進校時與畢業時的價值增量,而不是進校時的水平,一個大學能招收到好學生,表示這個學校的聲譽比較好,當然,這對一個初創的大學來說也是很重要的。我們要盡最大的努力向考生解釋清楚,港中大(深圳)是一所什么樣的大學。我們學校比較小,沒那么多人在做宣傳工作,學校絕大多數的宣傳,是在校學生的家長自發在做,他們比我們努力,也做得比我們好。我非常感恩我們學生的家長們,他們對學校發展有非常大的貢獻。

?

和平年代應更能夠培養出世界級人才

?

?南方日報:今年,港中大(深圳)為有志于攀登世界科學高峰的優秀本科生開設了“諾貝爾班”,是基于怎樣的考慮?

?徐揚生:3年前,我們就允許優秀的本科生,從大二、大三開始進入教授實驗室參與研究。一些學生表現非常好,在大三或者大四就在世界一流的雜志和國際會議上發表論文。這種科研機會對他們的一生都有益,在畢業后申請研究生時機會也大一些。另外,這幾年,我們招收的學生質量越來越好,比如高考廣東理科第一名、福建理科第二名,對這些優秀學生,對他們進行一些特殊的培養是有必要的,所以提出開辦“諾貝爾班”,希望學生能夠一方面把學業做好,另一方面拓展研究。

?還有一個原因,我們的學生與清華大學的“姚班”(“清華學堂計算機科學實驗班”(姚班)由世界著名計算機科學家姚期智院士創辦,致力于培養領跑國際的拔尖創新計算機科學人才)有一些互動交流。姚期智先生對我們學校的培養模式非常欣賞。所以我們想,不如辦個“諾班”,跟“姚班”呼應,學生積極性也很高。

?

?南方日報:對“諾貝爾班”學生的培養有何不同?

?徐揚生:我們會為每位學生制訂學習方案,他們可以學不同的專業,或者進行跨專業的學習。在國外實習、深造方面,學校也會為他們提供一些幫助。他們和其他學生一樣照常上課、照樣參加書院活動、接受通識教育,但我們可以為他們“開點小灶”。取名“諾貝爾班”,一個思路還是來自于“錢學森之問”。我覺得在和平富裕、興旺發達的年代,應更能夠培養出世界級的人才,這對我們國家和民族的長遠發展非常重要。

?

?南方日報:據說今年100多個學生報名才錄取了6個,怎樣才能進入這個班?考試會考什么?

?徐揚生:我們有個委員會專門負責面試,里面包括數學、物理、化學、人文等多個學科的教授,在面試中他們會跟學生聊天,很多問題蠻難的。面試后大多數學生被淘汰。面試內容什么都有,主要考察學生的創造性,這不是可以準備的。比如我自己面試的幾個學生基礎不錯,但很明顯是應試教育出來的學生,就被淘汰了。

?

談師資力量

?薪酬制度與世界市場接軌

?

南方日報:港中大(深圳)引進了一大批包括諾獎得主在內的國際知名教授,你們是怎樣引進高層次人才?

徐揚生:我們并沒有特別努力地去引進諾獎得主。這些諾獎學者、科學家之所以愿意來,我覺得是因為我們教育、科研的氛圍,與國際接軌的教學模式,他們比較容易理解,而且我們學校的高層、教職員工都有兢兢業業辦大學的精神,學生質量優秀,深圳的氛圍等都是吸引他們的原因。

?一腔熱血、百年大學、千載品牌、萬世良心,這是我們大學的辦學基準。我們的教授都是憑著一腔熱血,從全世界各地來這里辦大學;我們要辦百年大學,并從這個角度制定學校所有的規章制度、教學水準和科研設施。我們所追求的是品質,培養的學生出去后,他們會真正寫進學校的歷史,所以“千載品牌”是我們的目標。教育是良心的事,與辦公司不一樣,“萬史良心”就是要我們全校上下都明白,我們到這里來是做什么的,來的教授和員工都很明白。

?

?南方日報:包括諾獎學者在內的教授們是否用高薪來聘請?

?徐揚生:我們學校教授的薪水,包括諾獎學者、年輕教授,都是與世界市場接軌。人才的吸引一定要公正,要有一個準確的評價機制,優秀的人才不是沖著錢來的,但是要留住優秀人才,需要公正、公平的待遇。不能說“你幫幫我們,發揚下風格,這兩年犧牲下”,這是不厚道的,人家也有家庭,也要生活,所以一定要跟市場接軌。

?

談高等教育發展

深圳需要打造世界知名大學

?

南方日報:港中大(深圳)辦學四年多,您覺得為高校合作辦學帶來什么經驗或者啟示?

徐揚生:我覺得第一條是要真誠辦學,不要A希望得到什么好處,B又希望得到什么好處,短期達不到,雙方就不高興;第二條是要把辦學質量放在第一位,教育事業做起來容易,但做好不容易;第三條是合作者之間的溝通、互相尊重很重要。

?

南方日報:此前,高等教育被認為是深圳發展的“短板”之一。您認為目前這種情況有無改善?

徐揚生:在發展高等教育上,深圳政府、社會都非常努力,目前大有改善,可以說深圳是全中國在這方面做得最好的城市之一,但還沒有徹底改變(短板)。改變不是看有幾所大學,主要是看大學的質量,看培養的人才。

深圳一定要有一兩所在全世界能夠站得住腳的大學。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如果能達到,就非常了不起。一個城市的教育要上來,需要時間。我相信深圳一定能夠做好。但也不能盲目樂觀,一定要兢兢業業,把大學的水準、起點搞好。另外,大學的分工、定位要明確。一定要考慮20年后的深圳和粵港澳大灣區需要怎樣的人才及需要多少這樣的人才,再來確定辦怎樣的大學、辦幾所大學。

?

南方日報:也有人指出,深圳高等教育整體質量、培養層級偏低,對自主創新的貢獻不足,您對此如何看待?

徐揚生:我覺得已經逐漸上來了。深圳高等教育整體質量上來后,對社會發展會很有幫助。我認為科研和教育一定要聯系起來,科學家不培養人才,反過來人才不去做科研都很浪費,所以我們建立一批重要實驗室,包括諾貝爾獎得主領銜的研究院,就是想把這兩者聯系起來。再比如我們學校給教授們只發9個月薪水,其他3個月把他們推到社會上去進行科研合作、建立聯合實驗室等,這樣高校就跟社會有機地互動起來。

科研對社會的影響也不能太功利,不能太著急,要慢慢來。美國硅谷在這方面做得不錯。深圳應該把高等教育的發展、科研的發展跟深圳經濟社會聯系起來,這樣才能夠帶動自主創新。

?

不是所有大學都適合做研究型大學

?

南方日報:那是否所有的大學都適合做研究型大學?

徐揚生:不是的。研究型大學是為數很少的大學,比如美國有4000多所大學,但真正研究型的大學只有5%。如果把研究資源“天女散花”到所有大學去,研究型大學是辦不出來的。大學要培養怎樣的人才,要定位好。每個學校的定位不一樣,你是培養中學生的就應該好好培養中學生,不要硬地拔高,讓中學來培養博士生,這沒必要,也不一定是好事,因為這樣也許他就培養不出真正好的中學生。

?

南方日報:支撐一個城市的發展,需要構建怎樣的大學體系?

徐揚生:社會需要的人才是分層次的,學校培養的人才也應該分層次。研究型大學、社區型大學、教學型大學、技術型大學都很重要。社區型大學常常是最大的大學,大概60%的學生都在其中就讀。像深圳這樣的全球化大城市,要有一批好的大學生,社區型大學承擔著重要作用。深圳應該好好辦幾個真正上規模的公立大學,比如每個大學兩萬到四萬人,辦到比如美國州立大學這種大學的水平。深圳要有更多的技術型大學,每個不一定要刻意做大,辦教育要按教育的規律進行。

?

南方日報:在高校的定位、分層方面,您認為目前是否存在混亂?

徐揚生:是的,不僅在深圳、廣東,在國內普遍存在這種混亂現象。比如在國內,一個大學有多少個博士點、多少院士好像是每個大學所追求的,你的學校定位就是培養本科生、專科生,要那些博士點干什么,就像做廚師就應該把菜燒好,不需要歌唱也好。

?

?灣區內高校協同要順其自然

?

南方日報:大學應該怎樣去支撐城市的創新發展?

徐揚生:首先大學給城市提供了很多文化底蘊,為什么很多人留戀自己的城市,就是因為有文化情結。文化底蘊需要時間的積累,大學是城市文化底蘊的一部分。大學是產生新思想的地方,是城市的靈魂。為什么世界級的城市總有世界級的大學,這是聯系在一起的。

第二,大學要為城市培養人才,并且指明城市未來發展的方向,這非常重要。大學的發展和城市的發展是緊緊聯系在一起的,比如舊金山、硅谷能發展到今天,跟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有很大的關系。

另外,今天我們不僅要想到深圳,還要想到粵港澳大灣區。很多人問我,港中大(深圳)的發展,對香港、深圳有什么好處。我說不能這么看,我們是在為20年以后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培養人才。

?

南方日報:有專家指出,粵港澳大灣區的崛起,需要高校群的支撐,而粵港澳高校之間也應該加大協同創新,您對此如何看?

徐揚生:的確需要高校之間的協同,但高校的協同有時候需要順其自然,不能強制、刻意、牽強附會地做,這樣效果不會好。我覺得每個學校的定位、理念不一樣,具體要怎么做,讓大灣區內的大學自己想辦法做。

?

南方日報:現在深圳一部分職場人會去香港高校在職“充電”,你們在在職研究生項目上有何計劃?

徐揚生:在職研究生培養對深圳社會發展的意義很大,我們去年已經開始推出一個在職研究生項目,未來會慢慢擴大,但我們非常注重培養質量,今后的發展要看我們是否能夠承擔,另外也要看社會的需求。

?

?

?

?

体彩幸运赛车开奖直播